mr007

朱灿、吴小虫、韩甫诗集 | 重庆诗集

${website.getHead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朱灿诗三首

朱灿:生于1988年12月··|,现居重庆··|--。



晚山


即使在暗中··|--。黄昏··|--。

我们看见的山

(仿佛时间已从它身上离去)

也呈现出一种克制的松弛

四周很安静··|--。树木投下影子

一片蓝色水域

连绵··|,极少惊奇··|--。

如逝去的亲人

这些时间的伟大人质

(毫无摆脱的欲望)

在静谧中漂浮

几近于无名··|--。



地球引力在此处显得微弱


人人得以占有

那林中夏日的永动

正午与炎热


声音的飞盘在草木间盘旋

梯形鸟叫··|,波浪形蝉鸣

站在二楼阳台上


我必然地滞后于“这一刻”经验

只能以旁观之心去揣摩:

事物要求视觉性


如细长瓶颈拔出木塞

自我隐匿··|,重力及其形

更多存在之壳··|--。



存在与回声


起风了··|,从树枝望向天空

那天空由碎片组成··|,指甲盖

大小(永恒的碎片|-··?)

你望着它们··|,仿佛天上的

目光也正望向你——


阴影··|,皮肤上的温度

风吹散白色烟雾··|,水纹

每个事物之间都有了奇妙的关联

每次微小的移动都以曲折

的方式去承受你理解你

甚至一首听不懂歌词的法文歌

(难道这不是更高的真实|-··?)


回声··|,掠过

云和树的界限相互抵消

你深受震动··|,陷入更深的后退中

再次感到自己所有的存在

正在被一一归还



吴小虫诗二首

吴小虫:1984年生于山西应县··|,现居重庆··|--。



关于婚姻


就像汉字的组合··|--。在语法中的两个字

我知道我过了多少平庸的日子

另外的玫瑰··|,在古代叫做红杏··|,墙里墙外

而墙里筑着两个人··|,他们生怕墙会塌下来

坚持的姿势让人想起了从天掉下来的爱情

被拿来垫褥子被拿来买三月的菠萝

甜是有一点的··|,之后开始发苦··|,以至于舌头

要在死后才能说出当时的感受

但毕竟有一盏灯为你亮着··|,世俗的修辞

在词语上面裹了一层蜜··|,你开始体会悲伤

体会孤独的邪恶··|--。那闪闪发光的日子

有多少追逐时光并停下来吃掉冰激凌还一抹嘴

就畅怀大笑··|,就哭··|,就哽咽··|,就轻轻躺倒

只为自己来的时候忘记月下老人的叮嘱

前一程后一程··|,水也忘记火也放弃

火中的栗子成为老年的睾丸··|,我为你迷恋

我为这一生写出这么多平庸的诗迷恋

让迷恋静止··|,和岁月合一个影··|,假牙

在地上蹦跳了几下··|,语言才开始显形··|--。



对一条河流的叙述


对一条河流的叙述:

她从巴颜喀拉山脉北麓··|,五千年了

昆虫的嘴、人类的嘴、动物的嘴

趴在岸边··|,那是黄河之水的嘴与他们

亲吻!流经青海、四川、甘肃、宁夏

内蒙古、陕西、山西、河南及山东

无法停留啊··|,携带着泥沙

几百种鱼逆流或顺流··|--。飞溅的浪花

有神仙和鬼怪居住在其中

赤脚大仙掌管青海段

玉面鲤鱼精霸占着山西段··|,而宁夏

水波不惊··|,静水流深··|,唤醒了两岸

枯萎的野草以及猴子的春心

397公里··|,流过银川、石嘴山、吴忠、中卫

平罗、青铜峡、灵武、贺兰、永宁、中宁

水面上经常有歌声传来··|,尤其在

傍晚落日前··|,蜿蜒如龙的河道

一个人伫立··|,想着远古和传统

寂寞的心事——对一条河流的叙述

应该沉默且始终紧攥着她的腰身



韩甫诗二首

韩甫:1982年生··|,四川凉山人··|,现居重庆··|--。



虚构


我不得不虚构所有人的生活··|,包括

我自己:1998年的春天注定与众不同

一座小庙挂在你的手指尖就像

整个黄昏都从你的眼中生长出来


你站在一片稀疏的松林中··|,站在

一片山坡上··|,落日笼罩··|,倦鸟归巢

你说··|,口号不美··|,细节才是美的

你把眼镜取下··|,拿白衬衫的衣角擦拭


你每走一步··|,脚下便发出记忆的枯萎声

看着你远去的影子··|,我像一枚松果

“只是一部分··|,另一半··|,散落了”

许多年后··|,我读到了Paul Celan的诗句



荷花曲


一提道德就浑身发热··|,周敦颐

南宋炎炎··|,午后炎炎··|,文章也炎炎

他挥毫洒墨··|,他也挥汗如雨


十五岁··|,少年安坐在小城的教室

夏天从草尖··|,从树梢··|,从鸟鸣里

倾斜下来——进入更年期的女教师

捧着书··|,一本正经讲授古文的语法


清代呢|-··?晚年的张宗子在回忆青春:

纵舟西湖七月··|,酣睡于十里荷花

他逢人便讲:香气拍人··|,清梦甚惬


十八岁··|,始见荷花··|,在狮子山

狮子山就是成都的清梦呀

图书馆、一教楼··|,只可惜苏联人

不懂荷花清热··|,他们爱红··|,砖用大红



${website.getFooterOriginal(${article.taxonomyName})}

发布者 :mr007亿万先生_mr007_亿万先生mr007 - 分类 mr007